蓝光

天鹅公主:皇室之谜 在线播放

当一个神秘的“Z”开始出现在这个王国里的每个人身上时,奥德特、德里克、爱丽丝、卢卡斯和他们所有的朋友一起努力找出它的含义


“尽快抛弃损人害己的灰色思维,微观坚持精益求精的绿色思维,宏观倡导和谐共赢的蓝色思维,政府保持从严督察的红色思维。”

访谈:上海环境卫生工程设计院张益   公众号“固废观察”创办人


简介

三十余载,从量具厂的学徒工到环保企业总经理;从华东水利学院(河海大学前身)的大学生成长为固体废物处理领域的知名专家。

他先后出版专著6部,获得环保部科技进步奖一等奖、上海市科技进步奖一等奖、全国优秀工程咨询成果奖等10余项奖励。

他就是张益,上海环境卫生工程设计院院长、上海市环境工程设计科学研究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环境院)总经理,长期从事固体废物处理处置的技术研发、项目咨询、专业规划、工程设计、运营管理等工作。

他牵头倡导的“蓝色焚烧”概念,为行业树立了榜样。

从蓝色焚烧1.0,到2.0,再到2016年全新发布的蓝色焚烧3.0,他立志将最清洁环保的焚烧技术带给社会,改变公众对垃圾焚烧的偏见,构建政府、企业、公众和谐共处的生态链。

1月12日,我们来到了上海环境集团总部,与西郊宾馆一墙之隔的幽静僻所,拜访了张益院长。

1  构建生态化环保产业的“色彩学思维” 

张益提到产业生态化就是正确处理灰色、绿色、蓝色、红色,他将环保产业的困境与出路非常创意地总结为四种颜色的博弈与平衡。

企业要抛弃损人害己的灰色思维,微观坚持精益求精的绿色思维,宏观倡导和谐共赢的蓝色思维,政府保持从严督察的红色思维。

“如果我们把这四种颜色处理好,我觉得很多事情我们就能够做好。四种颜色是构建环保产业生态化的基础。”

第一,抛弃灰色思维。所谓的灰色思维,就是只顾眼前利益,不顾长远利益;只顾既得利益,不顾公众利益;只顾局部利益,不顾全局利益,灰色思维是排放造假、低价竞争等诸多弊端的根源,从长远来讲是不可持续的。

第二,要大力倡导绿色思维、蓝色思维。在微观层面,要坚守绿色思维,把细节考虑好;标准化、精细化、规范化;宏观层面,积极倡导蓝色思维,政府、企业和百姓之间关系的处理,垃圾焚烧厂红线外、红线内整个生态环境的协调布局,都要用蓝色思维来考虑。

第三,政府层面一定要有红色思维。对于造假行为一定要督查、监管、问责,要有高压且长期高压的态势。中国垃圾处理是老大难问题,但体制决定了老大难问题就要老大重视,老大重视就不难。

红色:底线。

灰色:互害。雾霾,烟雾,粗犷的发展方式,对生物,动植物的过度攫取。

绿色:相容。和平相处,中庸。微观,细节。标准化、精细化、规范化。

蓝色:互利,互益。区域,厂与周边、居民沟通,区域环境改善,让百姓接受。

蓝色焚烧,从1.0到3.0的进化之路

2014年8月份,提出了蓝色焚烧1.0的理念,五大蓝色理念。

2015年,蓝色焚烧进入2.0时代。透过在北京、上海、深圳、广州、杭州等十几家企业,经营的20多个项目,都进行了严格的论证。


 

蓝色焚烧3.0三要素:品牌 标准 服务

第一个是品牌。垃圾焚烧的品牌就是蓝色品牌。意味着高端,高产,高效,也是高价。

第二是标准。除了服务标准,蓝色焚烧3.0产品时代,还要从实际建设标准,从管理标准,从环境标准,设计标准等,提出一系列的标准。

第三是服务。包括整个品牌的服务,包括管理上面的服务,操作指导,专业培训与咨询等。


蓝色焚烧3.0的五大特性

1、高标准,绿色理念;

2、开放性,经得检验;

3、信息化,数字化,实时数据公布;

4、娱乐化,惠民设施,低价的供电与供热;

5、区域化,由点成面,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蓝色垃圾焚烧厂烟气排放的设计值

做纯粹的民间认证机构,成为垃圾焚烧发电的“IntelInside ”

让百姓有参与感,获得感。让垃圾焚烧,从邻避到邻亲。


2 张益谈PPP

PPP核心是契约精神

无论是补贴,(排放)标准,其实质是契约精神。

中国人的思维是选择性的

对于员工,老板不在,朝九晚五可以变成迟到早退。

环保企业,有督查就多开净化设备,平时少开或者不开。一切以经济利益为结果导向。

在垃圾焚烧行业,往往是企业排放指标合格,参数达标,但老百姓的亲身体验、直观感受却不尽人意。由此带来邻避效应。最终加大了建设成本,增加了无谓的损耗,带来的是整个社会运行成本与效率的损害。

 

环保问题是经济问题,不是技术问题!

一切的环保问题,不是技术的可行性,而是经济的收益性。

雾霾的治理,在目前的技术条件下,无法兼顾经济性与可行性。

雾霾可以治,在重大节日的特定条件下,关停大面积的工厂的确可以带来阅兵蓝,但付出的代价太大,关停的社会稳定性损失也太大。在权衡利弊后,我们也只能选择性治霾。

环保是“生命线”——温总理说

在《中国城市建设年鉴》上,环保投入的比例一般在2%左右,不超过3%;发达国家一般是15%;环保的排名在路桥、污水之后,常年第九名,自称“老九”。

这也反映了当下中国重建设,轻管理的顽疾。

“如果我当市长,也会这样选择。”张益自嘲,“为官一方,修路造桥是德政,百姓会记得;但环卫清洁,没有人会记得,这就是现实。”

低价中标的背后是多方不作为

企业内斗,损害了老百姓的利益;老百姓闹事,政府也会受害;政府处罚企业,何不在招标前期就遏制低价的歪风?要达到和谐,不能只考虑自身利益。企业要考虑群众的利益;百姓也要考虑社会与企业的利益,如果站在蓝色的角度,用宏观的思维考虑,一切问题迎刃而解。

 

年底事务繁杂,访谈在一个电话后匆匆结束,张益院长抱歉表示,要赶到市里开会。他的观点令人耳目一新,他说,传统的道教讲究天人合一。天就是自然。对于自然,人类应充满敬畏之心。

天无不覆,地无不载。但天空不能雾霾如盖,大地不能厚土载污。”这是张益的口头禅,也是一个资深垃圾环保从业者的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