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至24集/共24集

如果爱,重来 在线播放

长不大的男孩在恋爱中魅力破表,但婚姻中长不大的男人是一场灾难汪大乐的不成熟,正在消磨著他和琪琪的婚姻。六周年结婚纪念日这天,琪琪发现自己怀孕,又面临工作升迁,没想到迎接她的却是大乐临时抱佛脚的敷衍庆祝计画,伤心的琪琪决定不再对粗心的大乐宽容。被婚姻制度消磨到疲惫不堪的大乐,质疑起婚姻的意义……此时,神秘的计程车司机,柴可夫出现,他决定让苦闷的大乐了解婚姻的意义,带领著他穿越了平行时空……大乐没想到自己一觉醒来,世界全变了样!琪琪竟然成为死党士元的同居女友、家裡也多了一个自称最了解他的亲姐姐、原本不顺利的工作却变得名利双收?!在这个截然不同的人生裡,大乐必须弥补错误,重新学会如何去爱,他才能回家…


PPP最近比较时髦,我们这个公众号谈它,主要目的,却不是为了赶时髦。

我的目的是,做一个专题,系统地介绍一下PPP在西班牙的制度及其运作,不知道这个想法是否能够实现。且让我试试看。

今天算是开个头。

PPP,全称是公私伙伴关系——Public-PrivatePartership。为什么要搞这个PPP呢?搞这个PPP干什么呢?搞这个的主要目的是提供公共产品。我们知道,人类这个群体要想存在,是需要一些公共产品的。“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人类要想行道,就首先要有一条大道,这个大道,是物质意义上的实实在在的道路,否则,人与人之间的交流和互动,就会比较困难,何况行道。

 

那么,什么是公共产品呢?公共产品是与私产相对应的。私产,指的是一个人可以合法地占有、使用、收益、处分的财产。比如,孙红雷在巴黎买了一幢别墅,孙红雷买了,孙楠就不能去那住,除非孙红雷同意他去住。又如,复星地产在上海投下了一块“地王”,那复星地产的建设用地使用权就是私产,它想开发什么小区,soho中国管不着。简单说,私产的前提是排他地占有和排他地收益,如在技术上及经济上能够做到排他占有及收益,这就叫私产。

 

但是,还有公共产品这种情况。

 

说说特朗普吧。特朗普要在美墨边境建一道墙,以邻为壑。按照特朗普的意思,墨西哥偷渡严重,很多墨西哥非法移民到美国之后,低价打工,把很多美国工人的机会抢走了。那么,我们说,特朗普同志可以建墙啊,没问题。但是,建墙的钱谁出?大选时,特朗普说要让墨西哥出。后来,墨西哥前总统福克斯和现总统涅托都出来放话,说我们不出。最近,特朗普又说了,美国国会先批准这部分钱,我们先垫上,但最后还是要墨西哥出。

 

这就很有趣了。我们先假设美墨边境这堵墙对美国有好处,那么,谁会出钱造墙呢?私人公司估计没人会愿意。他们会觉得我又不是直接受益者,我为什么要出。那么,美墨边境绵延几千里,任何单独一个州会出这笔钱吗?不会。所以说,如果真的决心建这堵墙,目前看,只有靠联邦政府了。

 

从这堵墙的问题上,我们可以看到,由于一些产品难以实现排他占有及排性收益,任何一个人都可以在这个产品上搭便车,因此,这种公共产品传统上要由国家提供。

 

但是,问题又来了。国家提供得起吗?一个国家,每年的预算都是一个定数,但是,其预算中要做的事就数不胜数了。比如教育、医疗、国防,等等。这些事,在民主国家都是要命的事,是会影响总统政治前途的。然而,美国的GDP总量才在18万亿美元左右,但是美国国债规模有多大?远远超出这个数字,有人统计是20万亿美元。因此,特朗普要想搞基础设施建设、要想建一道墙,必须想办法解决钱的问题。

 

办法是有的,一个办法叫做“租来租去”。

 

从法律上讲也好,从经济上说也罢,面对一个财产,可以有两种基本的财产分配方式,一个是买,一个是租。买卖,是永久享有一个物品的所有利益。最极端的例子是,十七世纪的买卖黑奴。在十七世纪的英国,买卖黑奴绝对合法。如果一个黑奴一百磅买下来了,他的一切都属于奴隶主了。另外一个方式是租赁,十九世纪,英国开始禁止买卖黑奴,那么,我们还想用黑人劳动力怎么办?雇佣。雇佣黑人一年五英镑,我可以雇十年。签雇佣合同是法律术语,但是租是经济学意义上的术语。任何可以产生租值的活动都是一种租的活动。

 

如果一个公共产品,比如桥梁兴建,对于任何一个私人公司而言,拥有它的成本都会太高。那么,可否首先让一个公司兴建一座桥梁并租给它,设定一定的租期,然后由这个公司再租给过桥者呢?如果在租期内,这家公司向过桥者收取的租值,超过修桥及运营桥的费用,那么,这家公司就会有一个动机(incentive),来造这座桥。

 

那么,“租来租去”的奥秘在什么地方?

一个完整的公共产品的定价可能是高昂或无法定价的,也许没人愿意持有。但是,通过对公共产品进行以“租”的方式进行“以时间为尺度”的切割,那么,切割出来的租值,也许可以满足造桥的需要,而桥的剩余所有权(residual property right)仍属于公共机构;而对于终端的过桥者而言,由于自己可以只在使用时付费,就仿佛是吃蛋糕只吃一小口,只要这个付费定价恰当,那么,就会有过桥者愿意付这部分费用。而剩余的租值,仍然属于造桥者。

看懂了吗?先租给造桥者,再由造桥者租给过桥者。通过“租来租去”的两步租的办法,分别实现了一个总的租值和一个个别的租值,这两种租值使定价摆脱了卖断意义上定价过高的困绕(因为剩余所有权还在公共机构手里,所以定价不会过高),同时,通过对租进行技术上的安排,使桥这种公共产品,转化成为“桥的租赁使用”这种私产,而这种转化,为公共产品供应者缺位问题,解困脱贫。

有人知道,过去有一种BOT合同,其中,O常常被人解释为operate,但是,这个O的真正含义是我上面说的“租来租去”,即两步租法,其精髓在于租这种经济活动。

上面是PPP的经济解释。总的来说,对于公共产品的公共需求,是PPP出现的根本前提。但是,公共产品的根本问题是供应者有限,传统上仅限于国家,因此,要想解决供给不足的困境,必须实现对公共产品在经济学意义上的“租来租去”,以使公产化为私产,这样,才能实现有效的定价。

而能定价,才能签合同,项目才有可能运转。

理论不能太多。下一期,让我们来到伊比利亚半岛,开始系统了解一下西班牙ppp制度的具体情况。

敬请期待!




种子列表
    更多种子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