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D1280高清国语中字版

少侠好功夫 在线播放

《少侠好功夫》讲述的是身世在清末乱世,幼时掉去双亲漂泊陌头,后被功夫高手收归门下——伶俐却也鲁莽爱生事的叶少侠,逆袭生长为一代武学宗师的故事叶少侠因...



我们看好教育行业PPP模式前景:教育完全交给政府或者完全市场化均有一定局限性,PPP模式既可缓解政府短期资金不足的难题,又能让政府和企业各司其职、明确分工,最终提高教育服务输出效率。当前教育PPP项目并未触及教育核心,教育信息化项目占比只有1%。中国教育信息化市场潜在规模高达3600亿,教育信息化PPP模式能有效弥补中西部教育投入不足以及加速教育信息化建设升级。

我国教育行业在所有行业中引入PPP较晚,仍处于起步阶段,现有的项目仍以学校建设以及改造等辅助性活动为主,并未触及到教育核心内容。根据财政部PPP中心最新数据,教育行业项目数共有380个,在19个行业中处于中下游,占比仅仅5%,总投资额1355亿元,占比更是低至2%,远不及市政工程与交通运输等成熟领域。380个教育PPP项目中金额超过1亿的项目占比超过2/3。在地域分布上,贵州、山东、四川、河南四个省份的项目数量占比超过65%,地域集群效应明显。在细分领域分布上,K12(义务教育和高中教育阶段)的项目占比最大,合计占比达到50%。

参考国外经验,企业参与到教育PPP项目的途径主要有基础设施公私合作与协议供给两条可供参考的路径。目前A股及新三板教育企业合计超200家,其中以PPP作为业务重点的仅有颂大教育和分豆教育,两者在PPP方面的尝试各有侧重,均有较大的借鉴价值:
(1)颂大教育:颂大教育着力教育信息化建设,同时引入第三方融资租赁公司参与到PPP项目中,有效解决了PPP项目前期资金投入较大导致的现金流紧张难题。2016年颂大教育联合三井住友,与云南省腾冲市教育局签下5000万的合同,目前在云南省已成功布局文山市、宜良县、曲靖市、腾冲市四个城市,总合同金额高达2.796亿元,区域性龙头地位已初现端倪。借力PPP业务,颂大产品服务应用于全国17个省(自治区),50多个地市,400多个县区,覆盖区域占全国15%以上,在同行业中位居前列。

(2)分豆教育:分豆教育直接切入教育核心领域,利用优质的云智能教育产品“慧学云”,打造出可复制性强的PPP业务模式。公司已累计签约28家教育局,2016年60家的目标已成功完成47%,同时首批试用学校效果显著,邯郸和包头市已全面推广慧学云。未来PPP模式将与SOS模式形成合力,打通校内外信息壁垒,最终打造校内外一体化大闭环,通过大数据智能分析,为学生提供定制化的教育服务,真正做到“因材施教”。
正文
1.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 PPP多层次体系已成,助力提高教育质量
1.1 国外PPP概况:内涵丰富,应用广泛
PPP概念自世纪年代初在英国首先提出后,在美国、加拿大、法国、澳大利亚、新西兰和日本等主要西方国家得到了广泛的响应并开始在国际上蔓延开来。随后许多国家都设立了专门的政府机构来推动PPP的发展。但各个国家发展速度不同,有研究依据其市场成熟度将应用PPP模式的国家大致分成三个梯度:其中英国与澳大利亚处于最高的梯度,而中国仅处于市场成熟度最低、应用程度最低的第一梯度。
在PPP的定义上,根据欧盟委员会等重要国际组织以及PPP的主要推行国的相关定义总结而言,PPP通常指公共部门为了更好地提供公共产品或服务,通过正式契约或合同与私人部门建立起来的一种长效的、形式多元化的合作方式,涵盖了特许经营、合同管理等。然而在细节的定义上,不同组织和国家之间仍存在差异。

尽管教育行业引入PPP的时间点较晚,但在应用程度较高的国家已成功发展成一套完整的体系。从国外基础教育PPP办学的实践情况来看,按照与基础教育供给的非核心服务到核心服务的紧密程度和复杂程度,PPP所能提供的服务可依次分为辅助性服务、设施设备供给、专业性服务、管理服务、运营服务、教育服务。这几类服务并不是相互独立的,在实际操作上,一个基础教育PPP项目经常涉及多种服务,各种服务之间是相辅相成。
1.2 动因分析:从供给侧提高公立学校教育质量
国外基础教育PPP之所以产生并得以壮大发展,其中一个主要因素是人们对基础教育的现状的不满以及对优质教育的憧憬。同时,政府教育经费压力以及其他公共服务领域成功运用PPP的经验一定程度上也推动教育领域PPP的出现和发展。

西方发达国家的公立学校教育质量面临诸多问题,与私立学校相比处于劣势。这主要反映以下两个方面:一是办学效率低下,资源利用率不高,投入的资源并没有获得相应的回报;二是办学质量不佳,当时大量关于公私立学校学生成绩的比较研究显示,公立学校的学生学习成绩多不如私立学校的学生。一直以来,为保证基础教育的公共属性,都是由政府直接建设公立学校。然而随着社会理念的进步,这种政府集生产、经营、监督为一体的模式遭遇越来越大的挑战。舆论认为这种模式导致学校组织僵化,缺乏灵动性,同时还由于国家垄断的形式缺乏竞争,导致学校改善办学质量和效率的内在动力不足,造成资源的浪费。在这样的情况下,政府开始尝试在基础教育的供给端的体制上寻找突破口,通过各种方式将私人部门的优势因素引入公共教育部门。

20世纪70年代,西方国家相继爆发经济危机,各国政府开始缩减财政开支,教育经费首当其冲。从1975至1986年,多数国家的政府教育投资占GDP比例呈逐年下降趋势,如美国从5.4%降至4.8%,联邦德国从5.4%降至4.2%,荷兰从8.1%降至7.0%,英国从5.6%降至5.2%。因而各国政府开始寻找在不增加公共支出的情况下维持和发展本国教育的策略。在此背景下,通过民营化等方式引入私人部门,吸纳民间资本应运而生,这才逐步发展为政府与市场结合的PPP模式。

公共领域的PPP改革成效明显,为教育领域改革提供参考思路。20世纪90年代初, PPP模式在英国首先被提出来后,其对时间与资金的高效利用,以及输出优质成果的特点使其很快风靡各国,尤其在供水、交通等公用事业领域均取得良好效果。而教育与供水、交通等公共服务领域具有一些共性:都具备正外部性,项目质量高低对社会影响较大,同时项目前期都需要大额的资金支持,所以支持者主张通过PPP模式将私立部门的资源和管理等强项引入基础教育领域。
1.3 两种可供借鉴的模式:“基础设施公私合作”与“协议供给”
目前,国外在公立学校的PPP办学模式主要有学校基础设施公私合作、学校领养、公校民营、辅助性专业服务协议供给、教育服务协议供给、非限制性教育券或仿教育券等。对企业而言,其参与到教育PPP项目的途径主要是基础设施公私合作与协议供给两条路径。其中,基础设施公私合作是目前运用得最广泛,也是模式最成熟的一种办学模式;而协议供给则是从基建项目向教育核心迈进的关键一环。因而我们重点介绍这二者在国外的具体应用,为我国企业参与教育领域PPP提供参考思路。
1.3.1 学校基础设施公私合作:被最广泛应用的PPP模式
学校基础设施公私合作即为引入私人部门改善公共教育基础设施提供合作平台,目前正日渐成为教育部门获取大型基础设施所广泛采用的一种方式。学校基础设施应用形式的通常做法是政府部门特许民营机构负责对诸如教学楼、宿舍或整所学校的公共设施进行筹资、建设。基础设施建成之后在一定合约期内由私人部门负责经营和管理,政府部门则按期付费租用,使私人部门获得资金收益回报,合同期满后移交给项目方的公共部门。埃及的“新学校公私合作计划”、英国的“私人融资计划”和澳大利亚的“新学校项目”均是成功的参考案例。
【成功案例:英国私人融资计划】
根据Harry(2009)发表的《The Role and Impact of Public-private Partnerships in Education》一文资料显示,英国的私人融资计划(PFI)始于保守党执政期间,并在1997年工党上台时得到大力支持和推行。PFI在英国的广泛运用使英国基础设施的PPP领先于世界水平,其公共部门的资本投资10%-15%是通过PFI进行的。而教育项目在所有基础设施的PFI合约中占了大约10%,占总价值的8.5%。

在PFI项目中,私人部门财团根据与政府部门的合约负责学校基础设施的融资、建设和管理等。合约一般持续长达30年,不同项目合约结构差异较大。在英国最为常用的合约模式中,私营合作者通常为一个公司财团根据当局和学校或是学校计划书的规定,承担设施提供和长期经营的任务。在规定的合约期内,私营合作方可以根据绩效表现获得公共财政定期的付费。所获费用与私营合作方完成业绩目标挂钩,业绩目标未完成则可能导致支付额度的降低。合约期满后,私营合作方将设施转交给政府。

英国的财政部和国家审计办于2003年进行的两项研究调查表明,PFI在公共基础设施的供给的时效和费用节约上是成功的。财政部和审计办调查研究的PFI项目中分别有76%和88%的项目能够准时交付使用,而传统的获取方式能按时交付使用的只有27%。在项目预算超支方面,财政部和审计办调查的项目中能在预算之内交付的分别为80%和79%,而传统的的采购获取方式只有27%能实现。

PFI项目也得到消费者的肯定,2003年英国财政部的调查显示,76%的公共部门的“顾客”将私人部门的业绩表现描述为“如预期”或“比预期更好”。审计办的调查也有81%的结果是肯定PFI的作用。
1.3.2 协议供给:PPP切入教育核心的关键节点
协议供给指公共部门签约专门的服务提供者(通常为私人公司),由它们使用自有的教育设施来提供双方认定的服务。协议供给已经从传统的非核心领域向教育的核心服务扩展,私人部门介入了与教育紧密相关的辅助性的专业服务,甚至是教育服务本身的供给。这种协议供给形式也被称为“能力建设计划”。

协议供给的优点是引入私人部门的专长优势改善公共教育,其协议条目相对容易具体界定,服务质量可以明确界定,并且协议下的业绩也比较容易监测。同时不同供给方之间的竞争可以促进所提供的服务质量的改善和成本的降低,且当同一私人合作供给方为多个不同学校提供服务时可以实现规模经济效益。
2.中国教育PPP:虽刚起步但剑指核心,未来可期
2.1 中国PPP概况:2.0时代欣欣向荣,教育领域热度不足
中国的PPP模式最早出现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主要是通过BT、BOT等形式表现,用于解决政府市场融资。从2014年开始,按照党中央国务院部署由财政部统筹推进新一轮PPP改革,PPP被赋予新内涵,即为PPP2.0版。

《关于在公共服务领域推广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模式的指导意见》(国办发〔2015〕42号)(以下简称《指导意见》)对PPP进行了定义: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模式是公共服务供给机制的重大创新,即政府采取竞争性方式择优选择具有投资、运营管理能力的社会资本,双方按照平等协商原则订立合同,明确责权利关系,由社会资本提供公共服务,政府依据公共服务绩效评价结果向社会资本支付相应对价,保证社会资本获得合理收益。
PPP是一个全生命周期管理的流程:包括项目的设计、建设、运营、维护全过程,政府和企业通过长期合同明确权利和义务。概括来说,PPP的合作关系是一段“婚姻”,而不是一场“婚礼”。财政部目前公开的PPP操作指南将PPP流程分为五大部分,分别是项目识别、项目准备、项目采购、项目执行和项目移交。在具体的分类和实现形式上,参考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PPP)研究中心的分类标准,一般将其分为三大类:外包类(包括DB、DBMM、O&M、DBO等形式)、特许经营类(包括BOT、TOT等形式)及私有化类(包括PUO、BOO、股权转让、合资兴建等形式),每一个大类下面又有不同的项目实现形式,所以PPP模式的分类广泛决定了其在应用过程中的特点各异,如何选择适合自己项目特点的PPP模式就要对其不同特点进行分析。
根据财政部的全国PPP综合信息平台公开的2016年第二期PPP季报,截至2016年3月31日,全国各地共有7721个PPP项目纳入PPP综合信息平台,项目总投资8.78万亿元,涵盖了能源、交通运输、水利建设、生态建设和环境保护、市政工程、片区开发、农业、林业、科技、保障性安居工程、旅游、医疗卫生、养老、教育、文化、体育、社会保障、政府基础设施和其他共19个行业。

目前,项目数排在前3位的是市政工程、生态建设和环境保护、交通运输;从项目投资来看,仅交通运输和市政工程这两项的投资需求就将近4.45万亿,占总投资需求的53.6%。而养老、教育、医疗卫生、体育等领域运用PPP仍处于起步阶段,数量和投资额较小,但这些领域均为国家提升民生保障水平的重要领域,未来具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2.2 中国教育领域PPP概况:刚刚起步,仍以教育辅助类项目为主

PPP在区域间分布不平均,地域性分布特征明显,贵州、山东、四川、河南四个省份占据65.5%的市场份额。当前380个教育行业PPP项目分布在全国20个省份,其中贵州、山东、四川、河南四个省份拥有249个PPP教育项目,占比达到65.5%,而在上海、北京、宁夏、青海、西藏等省份并未引入PPP项目。区域分布之所以呈现“核桃状”分布,我们认为一方面是一线城市群基础设施与公共服务体系完善,加之城市政府财力雄厚,对PPP需求不高;另一方面经济十分落后地区政府的支持力度相对较大,现阶段对PPP需求也不太急切;而作为正处于发展关键期的三四线城市群,人口数量众多,政府财力不能满足快速扩张的城市建设的资金需求,对教育领域的投资也往往抓襟见肘,因而对于PPP的需求较大,同时社会资本也看好其发展前景。
已公开的金额超过1亿规模的教育PPP项目占比近2/3。其中,超过10亿规模的PPP项目有23个,其中金额最高的为南阳市职业教育园区项目,金额达到43亿;1亿到10亿之间的项目数量占比最大,共有243个,数量占比为63.9%;而金额在1亿以下的项目有114个,金额最小的项目是晓明镇中心幼儿园改扩建项目,金额为22万。

而在项目类型的分布上,义务教育、高中教育与职业教育阶段的项目占比最大,合计占比达到72%。但是,现有的项目仍以学校建设以及改造等辅助性活动为主,并未真正触及到教育核心内容上。以教育信息化项目为例,380个项目中只有3个项目涉及教育信息化,占比不到1%。从参与主体来看,参与到教育PPP项目的企业是以建筑公司为主,教育企业尚未享受到PPP红利。
2.3 教育行业PPP领域前景广阔
教育类项目引入PPP模式能带来诸多好处,这是由政府或市场独立承担时所不能提供的:(1)教育类项目金额大,且投入资金主要集中在前期,会对政府财政造成较大压力,而采用PPP可以帮助政府平滑财政支出,缓解中短期财政支出压力;(2)政府可以采取竞争性采购的方式,向具有投资、运营管理能力的社会资本购买服务,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提升最终输出的产品及服务质量;(3)PPP模式有利于打破教育行业准入限制,激发整个行业的活力和创造力。企业通过良性的竞争,可以打开以往公立学校封闭的大门,进入一个更广阔的市场,通过PPP长期合同可以锁定稳定的长期收入,而政府则由过往运动员和裁判员双重身份转变为监督者和合作者,并通过效果付费,分工明确,各司其职。

当前教育类PPP项目仍以学校建设以及改造等辅助性活动为主,并未真正触及教育核心,380个项目中只有3个项目涉及教育信息化。而教育信息化作为一项能有效解决教育公平,提升教育质量的国家战略,PPP模式的应用将是大势所趋。在《K12在线教育争鼎格局与突围路径》一文中,我们估算中国教育信息化市场潜在规模高达3600亿。在以公立学校占主体的中国K12教育体制内,通过PPP进军公立学校教育信息化领域的市场前景广阔。我们认为PPP能有效缓解中西部教育投入不足困境以及加速教育信息化建设升级。

虽然中西部财政教育经费支持力度逐年上升,但是与东部地区相比,差距有逐步扩大的趋势,教育公平问题仍较为显著。从绝对数值上看,东部与中西部教育投入差距由2009年的1591.37亿元扩大到2014年的2621.3亿元。同时,受制于经济社会发展水平等诸多因素,各地区的教育信息化发展水平也不尽相同,有的地区教育信息化基础设施建设目标仍未完成。将PPP引入中西部教育信息化项目中,对政府而言不失为一条突破当前困境的有效路径,既能加速推进中西部教育信息化进程,缩小地区差距,同时又能减轻中西部政府的相关经费压力。
《中国教育信息化发展报告(2013)》显示,经过前期发展,我国教育信息化总体上已经渡过初期的“起步”阶段,进入初步“应用”与“融合”阶段。虽然“十二五”以来我国教育信息化取得很多实质性战果,但“重硬件轻软件和服务”仍是目前主要瓶颈,根据教育部2015年5月公布的数据,全国仅有29.5%的中小学建有校本资源,36%的中小学实现全部班级应用数字资源开展课堂教学,对比82.7%的学校实现网络接入,以及73.4%的学校已实现至少拥有一间多媒体教室等成绩单稍显苍白。如果软件和服务建设一直跟不上硬件的节奏,那将有悖于教育信息化建设初衷。

结合我国目前教育信息化困境,以及教育信息化投资结构中服务占比由2006年8.90%上升至2012年的32.49%的发展趋势,我们在2015年11月26日发布的《新三板教育行业2016年投资策略:教育信息化建设升级,创新融合是趋势》一文中提出:“随着教育信息化基础设施初具规模,数字教育资源体系逐步形成,2016年教育信息化的发展重心将从搭建基础平台转移到深化应用、促进变革。”PPP则是教育信息化建设升级的加速器,通过PPP模式,政府可以向优秀的教育企业购买相关应用和内容,以加快教育信息化由硬及软的进度,提高教育质量以及推进教育公平,对于政府、学校、企业、学生而言将是一个多赢局面。
事实上,政府也正努力探索引入社会资本来加快教育信息化工作推进的路径。2015年11月,在第二次全国教育信息化工作电视电话会议上,刘延东副总理提出:“培育社会化的资源服务市场,采用政府购买服务等方式,鼓励有资质的企业、机构开发优质资源、供优质服务;发挥市场作用,引导社会资本广泛参与,催生适合国情的教育信息化新业态,培育新的经济增长点。” 
3.国内教育PPP案例:颂大教育与分豆教育双星闪耀
根据广证恒生统计,目前A股涉教企业共有80多家,新三板教育企业更是超140家,但是参考公开信息,以PPP作为业务重点的仅有颂大教育和分豆教育两家公司,两者在PPP业务开展方面各有侧重。其中颂大教育侧重于教育信息化项目,并通过借助融资租赁等方式,公司成功解决了PPP项目需要前期大幅垫资而带来的流动资金压力,加速跑马圈地。而分豆教育则直接剑指教育核心,力图通过自主研发的云智能教育产品“慧学云”来打通校园围墙,达到提升教育质量与推进教育公平的目的。下文我们将分别对颂大教育与分豆教育进行案例解剖,总结有效经验,进而给我国教育行业提供具有操作性的路径参考。
3.1 颂大教育:“PPP+融资租赁”双轮驱动,跑马圈地有序推进
颂大教育现已发展成为国内一流的教育信息化平台建设与运营服务商。颂大教育打造了“一核N驱”的产品架构,目前其产品和服务已经应用于超过全国13个省(自治区)、50个地市、400个县区、1.2万所学校和2000余万师生,所覆盖区域占全国15%以上。颂大教育于2015年创新性地采用“PPP+融资租赁”的业务模式,有效解决了PPP项目需要前期大幅垫资而带来的流动资金压力。2015年公司成功签下数笔合同,助力该年业绩飞速增长。
3.1.1 颂大PPP:依托“一核N驱”产品战略,助力投融资双轮滚动
颂大教育实施“一核N驱”产品战略,即以颂大教育云平台为“核”,以云网阅、云录播、云书包、云课堂、云教培、云测评、云家教、云穿戴等多项产品应用为驱动,打造中国智慧教育可持续发展的生态系统。颂大教育强化“落地应用”,着力布局教育信息化大数据运营,致力于构建信息技术与教育教学深度融合的教育管理与资源应用体系,为用户提供“云+N”的系列产品及应用服务,涵盖顶层规划设计、信息系统集成、教育平台运维、网上招生考试和教育培训等多项产品和服务。多维的产品体系为颂大教育有序开展PPP业务打下了牢固的产品基础。
拓宽投资领域,获得政策性红利
根据2015年年报数据,颂大教育账上资金充裕,2015年年末拥有货币资金高达8947.11万。借助PPP业务,颂大教育将富余资金投资于目前国家大力支持的教育信息化项目。PPP属于长期的投资项目,企业可以长期稳定获利,以此改善公司业务状况。而且,企业投资于PPP项目,可以向政府部门申请获得财政奖励、投资补助、税收减免、融资费用补贴等方式的财政补贴,增加企业的利润和现金流,有助于企业积累资金扩大生产经营或进行其他项目的投资。得益于PPP项目与技术研发,2015年颂大获得政府补助215.65万元,同比增长119.73%。
获得政府的信用背书,提高融资能力
PPP项目使公司拥有政府的信用背书,金融机构趋向于为PPP项目的企业提高授信额度、增进信用等级,使得企业融资更加便利。2015年颂大则分别从招商银行、兴业银行、工商银行和中国邮政储蓄银行共获得4800万元的银行贷款。同时,投资者也愿意投资于未来长期具备稳定回报的项目,无疑增强公司的融资能力,2015年颂大教育通过发行普通股和银行贷款的方式共筹资2.73亿元,比2014年同期增长730.49%。
3.1.2 颂大策略:携手融资租赁,加速跑马圈地 
2015年3月,公司中标湖南省岳阳市教育信息化项目,合同金额1854万元,并成功签署岳阳市教育信息化PPP整体运营建设项目协议,岳阳市政府将授予颂大教育15年的教育信息化领域独家特许运营权。颂大教育将在岳阳市建立本地运营服务团队,确保岳阳市教育信息化整体建设发展的顺利推进。这是中国教育信息化领域首个在地级市采用PPP模式的项目
同时,颂大教育创新性地将PPP业务与融资租赁进行了有机融合,加快了跑马圈地的速度。2015年11月,公司联合三井住友融资租赁(中国)有限公司与云南省文山市、宜良县分别签订了8999万元和7961万元教育信息化买卖合同;2015年12月30日,公司与永丰金国际租赁有限公司及云南曲靖市富源县教育局三方共同签署了教育信息化产品购买合同,合同总金额为6000万元。2016年3月16日,颂大教育宣布与三井住友融资租赁(中国)有限公司及云南腾冲市教育局签署教育信息化环境建设项目,合同总金额5000万。
公司PPP项目一方面完成了国家软硬件的建设需求,另一方面未来教育信息化的发展重心将从搭建基础平台转移到深化应用,相应的独家特许运营权也将给颂大教育在教育信息化的运营管理服务方面提供难得的业务机会。
融资租赁则有效缓解PPP项目需要前期大幅垫资而带来的流动资金压力。一方面PPP模式扩大了颂大的客户来源,另一方面由于PPP项目金额较大,且投资集中在前期建设上,而收入回报期较长,因而短期内会导致公司的资金流动性相对紧张。而借助引入不动产融资租赁的模式,公司有效缓解了上述矛盾,盘活公司的存量资产,改善公司的财务状况特别是流动性状况,解决购置成本较高的大型设备的融资难题,大幅缓解公司的资金压力。根据公司2015年年报数据,三井住友融资租赁(中国)有限公司是公司的主要营收来源,占比高达58.48%。在解决后顾之忧的基础上,颂大教育可以加快PPP业务部署的进度条。
3.1.3 战略部署:区域性布局有序推进,龙头地位已初现端倪
2016年新年伊始,颂大教育联合三井住友,与云南省腾冲市教育局签下5000万的合同,目前在云南省已成功布局文山市、宜良县、曲靖市、腾冲市四个城市,总合同金额高达2.796亿元,区域性龙头地位已初现端倪。
作为国内一流的教育信息化平台建设与运营服务商,颂大教育在近两年实现了从教育平台服务到终端应用的一体化产品线延伸。为落实“一核N驱”战略,公司积极拓展融资渠道和市场空间,实现了区域市场的扩张式跨越、产品线的延伸式跨越、业务模式的创新式跨越和公司综合实力的阶梯式跨越。目前,颂大产品服务应用于全国17个省(自治区),50多个地市,400多个县区,覆盖区域占全国15%以上。借力PPP模式,公司拓展渠道成果显著,市场覆盖面广,在同行业中属于渠道优势明显、市场份额较高的企业。
3.2 分豆教育:PPP打通校园围墙,构建教育新生态
分豆教育率先在国内提出云智能教育理念,历时五年打造出云智能教育产品“慧学云”。“慧学云”通过对不同学生的学习数据记录,利用利用云计算、人工智能和大数据等科技手段进行智能分析,为学生提供个性化的学习解决方案,真正实现“因人施教、因材施教”。PPP是分豆教育现阶段的核心开展业务。截至2016年4月,分豆已累计成功签约28家地级市教育局,辐射地域扩散到华北、东北、华南、西南地区。分豆教育2016年目标是签约教育局不少于60家,为2017年不低于120家的目标奠定基础。
3.2.1 分豆PPP:剑指教育核心,助力推倒校园围墙
分豆教育的PPP模式是面向各地级市教育局,以双方合作共建“慧学云智能教学平台科研应用中心”为拓展模式,以政府采购公共教育服务为商业目标,以各地级市教育局所辖的学校使用“慧学云智能教学平台”为部署方式,以教师与学生深度使用“慧学云智能教学平台”完成课前、课中和课后的教育教学工作为应用模式,完成教育局、学校、教师、家长、学生间的教学过程数据互联互通,实现各方根据不同需求对数据的智能应用,达到“促进教育公平、提高教学质量、实现学生个性化培养”的多层次目标。
分豆教育的产品技术壁垒高
分豆所处的云智能教育行业是教育信息化发展的高级阶段,是探讨云智能技术与教育教学深度融合、校内教育教学系统与校外辅助教学系统相融合的服务业态。公司在云智能教育理念的指导下开发了针对学校、机构和家庭不同教育教学场景的产品体系,已经拥有了13项云智能教育的软件著作权,形成了深厚的产品及技术壁垒。同时,分豆的产品提及融合了诸多优质的教育资源,包括全国17省市35所初、高中名校独家提供的教学视频、习题讲解、模拟试卷和真题试卷,以及分豆独家签约的北大清华的100名高考状元提供的教学内容。
PPP模式可复制性强,可在全国范围快速覆盖
在财政部公开的380个教育PPP项目中,绝大比例是教育辅助性项目,涉及教育核心的项目数量较少。而在云智能教育市场上罕见营收规模过亿的企业,规模前十的公司所占市场总份额不足潜在市场规模的1%。因而,分豆教育在开展PPP业务时所面临的竞争较小,利于扩大业务规模。同时,学校建设类的项目,具有区域性的特征,同一个模式很难被复制到全国。而分豆教育的PPP模式剑指教育核心内容,高质量确保理论上同一产品可以在全国通用,可复制性强。
PPP业务积累校园内学习大数据,具备增值空间
慧学云拥有三层的产品架构,最底层是核心数据模块,中层是逻辑板块,上层是实际应用。产品的上层对接用户,在使用过程中可以不断积累学生的学习数据,融汇存储于底层,经过中间逻辑层的加工,又通过上层应用更好地服务客户。一直以来公立学校内外存在一道无形的墙,墙内外信息并不对流,导致校外的辅导机构无法提供给学生匹配校内进度的辅导教育,同样在校内教学上,学生有相当部分时间浪费在同样的学习内容上,不利于教学效率的提高。因而,慧学云通过PPP积累学生的校内学习大数据,同时SOS业务也积累学生校外学习大数据。当数据的积累规模达到一定程度时,具备可观的变现价值。
3.2.2 分豆策略:左手扩张,右手深耕
左手扩张:已成功拿下28家地级市教育局
2015年8月8日,分豆教育与第一批13家市教育局完成签约,PPP业务正式启航。首批地级市名单包括沈阳、太原、石家庄、邯郸、张家口、济南、青岛、德州、聊城、呼和浩特、包头、赤峰、锡林郭勒。2016年,分豆教育加快PPP跑马圈地的步伐,2016年3月底,分豆公布第二批8家签约地级市教育局名单:内蒙古通辽市、兴安盟、乌兰察布市,重庆沙坪坝区、南岸区,贵州省黔南市、安顺市,河北省承德市。2016年4月,分豆宣布第三批签约教育局名单:山东省济宁市,吉林省白城市、白山市,河南省安阳市,贵州省铜仁市,内蒙古鄂尔多斯,湖南省邵阳市。目前,分豆已累计与28家地级市教育成功签约,2016年60家的目标已成功完成47%,分豆足迹遍布华北、东北、内蒙古、西南地区。
值得注意的是,分豆的PPP业务签约速度呈现一个快速上升的趋势。根据分豆官网资料,分豆从成立之初到签约第一批教育局,历时55个月。而2015年12月启动第二批签约,到2016年3月底已成功签约8家。2016年4月,一个月则新增7家签约教育局。按照这个趋势,2016年目标很有可能提前完成。

目前,分豆团队的整个PPP流程,从跟教育局初次洽谈到正式签完协议,基本上都在一个月内完成。一方面是因为各地市教育局都非常乐意接受这种新产品、新模式,这让分豆在产品推进中较为通顺;更重要的是分豆PPP业务首批试点地区学校取得的效果不错,示范性明显,无疑增强了新签约教育局的信心。
右手深耕:云智能产品走进课堂,用户粘性正形成
从2015年秋季开学之时,慧学云智能教育产品相继走进第一批签约地区的公立学校。在学校的部署过程中,除去试验产品外,分豆还会根据反馈对产品进行改进。分豆教育拥有强大的后援团来满足产品改进的技术和资源要求。公司200余人的队伍中,有约70%是教育+技术团队。此外,与分豆签约的35所名校,以及首批试用学校也能为分豆教育提供有力支持。

目前,各地试用云智能产品的学校纷纷传来捷报。例如青岛二十八中自2015年10月起开始在初三全年级数学课堂上使用慧学云智能教育平台。一学期后的数据显示:该校初三数学在全区排名由期中时的第六名,上升到期末的第四名,及格率亦由全区第八名上升到第四名。这样的成功案例数量还在不断增多。
对于分豆来说,突出的试用效果为下一阶段的业务展开打下坚实的基础。一方面能够坚定当地教育局付费购买慧学云产品的决心,因为在PPP模式中政府是效果导向;另一方面,随着越来越多的试用学校成果输出,能为分豆产品打上质量保证的烙印。在得到政府的信用背书后,分豆教育有望缩短项目周期,降低PPP业务的运营成本,提高盈利能力,还能提高后期PPP业务布局速度。以邯郸与包头两市为例,两市教育局在试验结果出炉后,宣布全市范围内全面推广慧学云,为分豆PPP业务起到示范作用。

除了成绩提升效果明显之外,在慧学云试用过程中,已经在默默改变公立学校教学模式,一个教育新生态正在悄然形成。以太原市成成中学初二3班的一节物理课为例:整节课分为课前-课中-课后三个环节。课前老师通过教师端,把本节课要预习的任务,提前发到学生端,学生可提前进行针对性的预习。老师通过提前了解学生的预习情况,可在课中进行针对性的教学,快速通过学生已经掌握的内容,着重讲解疑点难点,大幅提高教学效率和效果。课后老师根据上课进度以及课堂学习反馈布置作业。三个环节环环相扣,形成良性循环。
3.2.3 战略部署:跑马圈地,与SOS合力打造校内外大闭环
PPP业务是抢占公立学校入口,积累学生用户的主要渠道,是2016年分豆教育的核心推进业务。根据分豆教育2015年年报资料显示,2016年公司一方面将持续深耕2015年签约的10余家地级市教育局,基本实现地级市所辖公立学校的项目完整覆盖,另一方面将继续拓展PPP业务合作地级市教育局的范围,2016年目标是不少于60家,为2017年不低于120家的目标奠定基础。依据最新的数据,分豆教育已累计签约28家教育局,同时邯郸和包头市已全面推广慧学云,分豆教育的战略部署有序推进。

依据分豆教育的战略部署,PPP模式将与SOS模式形成合力,最终打造校内外一体化大闭环。这正是广证恒生在《K12在线教育争鼎格局与突围路径》报告中所指出的在线教育的完美场景。分豆教育的PPP与SOS业务分别沉淀了大量学生在校内外的学习过程数据。2016年公司将寻找试点区域,探索实现PPP与SOS业务的融合,打通校内外信息壁垒,推倒校园围墙,借此进行更大的价值变现,例如可以利用大数据智能分析,为学生提供定制化的教育服务,真正做到“因材施教”或者为校内外教育机构提供基于大数据的教育分析报告等。
3.3 案例小结

关于K12的突围方向,在已发布的《K12在线教育争鼎格局与突围路径》、《教育行业新三板2016年投资策略:教育信息化建设升级,创新融合是趋势》与《奏响供给侧改革序曲,挖掘教育行业投资良机》等一系列报告中,我们认为K12最终突围目标是达到校内外一体化大闭环的完美场景,而PPP模式或是一种打通校内外的有效途径。公立教育大门正打开,崭新蓝海市场刚启航。 
1. 奏响供给侧改革序曲,挖掘教育行业投资良机(上)-20160509 
2. 奏响供给侧改革序曲,挖掘教育行业投资良机(下)-20160509 
3.教育行业并购迎来“黄金期”,三座金矿待开采(上)-20160319
4.教育行业并购迎来“黄金期”,三座金矿待开采(下)-20160319
5.教育行业新三板2016年投资策略:教育信息化建设升级,创新融合是趋势-20151126
6.政策破冰,民办教育集团化模式突围空间大-20151016
7. 教育企业上市路径分析及建议-20150923
8. 教育行业股权投资趋势分析:幼儿、K12教育是热点-20150826
9. K12在线教育争鼎格局与突围路径(上)-20150812
10.K12在线教育争鼎格局与突围路径(下)-20150812

分豆教育相关报告
1.分豆教育(831850):SOS助力2015年业绩腾飞,PPP是2016年业务重点-20160305
2.【深度报告】分豆教育(831850):亮剑中前行,打造云智能教育稀缺标的-20151014
3. 分豆教育(831850):3000万合同落地,SOS模式持续发力-20150924
颂大教育相关报告
1. 颂大教育(430244):“PPP+融资租赁”加速跑马圈地,2015年营收增长287.94%-20160331
2. 颂大教育(430244):签订重大合同,政企合作推进教育信息化-20151124

3.颂大教育(430244):设立投资公司,外延成长加速-20150818

新三板团队介绍:

在新三板进入历史机遇期之际,广证恒生在业内率先成立了由首席研究官领衔的新三板研究团队。新三板团队依托长期以来对资本市场和上市公司的丰富研究经验,结合新三板的特点构建了业内领先的新三板研究体系。团队已推出了周报、月报、专题以及行业公司的研究产品线,体系完善、成果丰硕。

广证恒生新三板团队致力于成为新三板研究极客,为新三板参与者提供前瞻、务实、有效的研究支持和闭环式全方位金融服务。


团队成员: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