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至2019-07-14

法治中国60分 2019年 在线播放

  • 地区:内地
  • 年份:2019
  • 导演:
  • 主演:
  • 上映:

《法治中国60′》栏目首次突破地域限制,真正实现了平台资源共享,通过即时报道、专业分析和著名评论员的深入解读 ,让电视观众每天在1小时的时间里,能够纵览全国重大法治新闻事件,了解案件背后的深层次社会原因,立体、全方位的满足人们“坐在家里观天下”的信息需求节目由九家电视台联合制作,乾清国际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承制和运营,以主题性法治新闻播报的形式,力求为观众呈现最新、最全面的法治新闻资讯。


2016年12月3日,第十六届中国经济论坛在人民日报社举行。在PPP项目分论坛上,财政部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PPP)中心主任焦小平,山东省财政厅厅长于国安,中国水环境集团董事长侯锋,香港铁路有限公司中国业务首席顾问易珉,龙元建设集团总裁赖朝晖及北京源通热力有限公司董事长许心敏出席对话环节,与人民日报社《中国经济周刊》编委张璐晶共议在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领域大力推行PPP模式三年以来的经验以及未来前景。

财政部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PPP)中心主任焦小平:通过PPP模式的推动,实现了政府的转型,保护了老百姓的权益

财政部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PPP)中心主任 焦小平 中国经济周刊视觉中心首席摄影记者 肖翊 摄

焦小平在致辞中说,从上世纪90年代一直到2013年以前,PPP是政府一个非常有力的市场化融资手段,对前20年的经济发展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但是它没有解决我们基础设施公共服务。2009年,中国经济出现了第一次下滑,而且是在政府做了大量刺激情况下的下滑。这证明原有的以政府为主的粗放投资模式已经不适应经济的新常态。“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了现代中国、中国治理体系、治理能力现代化,提出了依法治国和发挥市场决定性作用。在公共服务领域,政府要让出更多的空间,让社会资本进入。要打破垄断,引进竞争,政府从一种全能型的政府走向法治政府、有效政府和高效政府。”焦小平认为,PPP就是顺应这个大时代背景,在公共领域,深化体制改革的一项具体措施。它在宏观层面解决政府治理问题,合理处理政府与市场关系。

在焦小平眼里,PPP带动了行政体制的改革、财政体制改革、投融资体制改革。行政体制改革主要解决放管服,政府要让民营企业、国有企业同台竞技。财政体制改革方面,因为公共服务,实现社会化供给。“我们财政的钱袋子要保证社会资本在长期投资中的不受换届、换人影响,也就是财政预算必须把政府在PPP合同中政府的承诺责任纳入预算,让社会资本投得放心、投得安心。在投融资领域,如果基础设施里包括公共服务领域,市场能做的,政府要坚决让出。”焦小平说。

焦小平在致辞中还说,在微观管理层面,也就是BOT、TOT层面,PPP模式实现了物有所值的价值理念,通过公开透明、合同管理、绩效付费等有效的手段,实现了效率的提高,使政府少花钱、多办事。财政部根据中央深化体制改革牵头PPP改革,在过去三年中,通过制度建设、机构建设和项目引导,开创了一个生机勃勃、蓬勃向上的PPP市场。焦小平认为,形成一个统一规范的市场,是PPP模式三年来改革的最大成效。这个市场出现了五大趋势:覆盖行业广;更受不发达地区的青睐;示范率、落地率的增长逐年逐月在加速;引导企业讲信用、讲规范;整体改革的效益正在凸显。从政府来说,实现了政府的成功的转型。我们的服务政府、信用政府、法治政府的形象越来越突出。对公众来说,因为过去信息不对称,老百姓是被动消费,经过PPP模式的推动,合同公开、采购公开、绩效付费标准公开和监测标准公开,让老百姓有渠道实现参与权、监督权和发言权。

山东省财政厅厅长于国安:PPP在齐鲁大地已经找到了合适的土壤

山东省财政厅厅长 于国安 中国经济周刊视觉中心首席摄影记者 肖翊 摄

于国安在发言中介绍说,山东省委省政府一直高度重视PPP事业的发展,也是最早实行PPP模式的省份。到今年11月底,山东已经储备并纳入全国PPP综合信息平台的项目有1051个,投资的数额在1.12万亿;已签约落地项目273个,投资额是2007亿元,其中民间投资参与的项目达到135个,投资额是1000多亿元,民间投资资本的数额占比达到65.5%。现在有165个项目已经开工建设,投资额达到1308亿。

“山东在推广PPP的过程当中始终是围绕‘一个中心、两个平台、三个转变’。一个中心就是提供优质高效的公共服务;两个平台指政府项目管理的平台和资本公开竞争的平台。”于国安说,三个转变则包括公共服务单纯由政府供给向合作供给的转变;公共服务由低效供给向高效供给的转变以及由公共服务的所有者、管理者向监督者、合作者的转变。“通过PPP模式,让渡部分公共资源的建设权、管理权、经营权、收费权,换取社会资本对公共服务领域的投入,使政府从微观管理事务中脱离出来,拿出更多的精力用在发展战略和加强监督上面。该放的放掉,该管的管住。”

于国安坦言,在实际工作中山东省也遇到了挑战。“有很多问题还需要解决。一是立法的进程,刚才发言的焦主任也很清楚,立法的进程比较慢。目前PPP主要是依靠部门的行政规章制度来进行约束,层级的效力比较低,社会资本方担心权益难以保障有些民营的企业还比较谨慎。 第二是配套政策有待完善,特别是受金融监管政策的限制,现在多处银行仍然用实物抵押、质押信贷的模式,所以PPP项目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提前错配、遇到补偿的问题还是比较突出。”此外,于国安还提出了人才短缺和契约意识不够的问题。

中国水环境集团董事长侯锋:PPP模式使政府、企业和百姓成为一家人

中国水环境集团董事长 侯锋 中国经济周刊视觉中心首席摄影记者 肖翊 摄

侯锋在发言中介绍了中国水环境集团的五个PPP项目:贵阳南明河示范项目、北京通州再生水水厂项目、上海嘉定再生水水厂示范项目、大理洱海PPP项目以及在四川广安108个乡镇的水处理项目。“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四川广安这个项目。我们中标一年多以来,总节约投资6个多亿,工期比政府原计划提前一年。”

侯锋认为PPP有以下几个非常重要的效果:首先,通过PPP模式,政府和企业、老百姓成为一家人,共同从规划、设计开始进行优化,发挥专业公司的作用,大大提高了它的投资效率;第二,大大提高了服务质量;第三,政府和企业一起共同在研究全生命周期的成本,因为是基础设施项目,社会资本要长期稳定地给政府服务,全生命周期的成本很重要;第四,在PPP模式的项目中,老百姓的积极参与和全程监管使企业技术进步得到了真正的发挥,也给企业带来了巨大的外部压力。

香港铁路有限公司中国业务首席顾问易珉:港铁进入PPP项目是为了不忘初心

香港铁路有限公司中国业务首席顾问 易珉 中国经济周刊视觉中心首席摄影记者 肖翊 摄

由于香港的土地政策,港铁是世界上唯一盈利的轨道交通系统,但由于社会制度不同,相同的做法无法搬到中国内地。那么,港铁参与PPP项目是为了什么?易珉解释说:“PPP的初心是要为公共服务做一点事情。差不多十年前,港铁开始和北京市政府谈,怎样通过PPP的模式来改善北京的轨道交通地铁。当时北京市政府恐怕不一定都了解PPP是什么东西。经过十年的努力,比如现在北京地铁的4号线、14号线,以及12月底要开通的16号线,港铁都进行了参与。我们的初心就是‘公共’和‘服务’二字。”易珉说,服务这个东西是没有标准、没有上限的,服务得再好,大家都还会不满意。“公共服务对政府的财政压力是巨大的。我给大家一组数据,每修一公里地铁,差不多要10个亿甚至要超过10个亿。了2020年,北京总公里数差不多要挖到将近900-1000公里,这是一笔巨大的投资。”易珉认为,PPP要解决四个方面的问题,首先是服务的公共性,政府如何来充分地发展公共服务的这些网络和基础设施,而且是在一个没有负担的情况下来做这些事情。“英国伦敦地铁有150多年的历史,但这期间伦敦地铁被政府因经营不下去卖给私方,或者私方经营不下去扔回政府,这种事情发生过好几次。”第二个问题是服务,百姓对服务的标准永远是在提高的,当你的车五分钟一趟的时候,大家希望三分钟一趟,当三分钟一趟的时候,大家希望一分钟一趟。香港地铁不太挤,因为挤不上这趟车的人立刻知道,30秒或者1分钟之后马上有第二趟车来。我们挤的原因是什么呢?我怕这趟车上不去,下一趟车赶不上,上班就会晚点。“我们公共服务标准一直在提高。第三个问题是专业的运营团队,“让社会各个方面发挥它的强项,比如投资方带来资金,运营方能够长期运营;建设方能够以最低成本、最高质量的方式建设我们需要的公共服务基础设施。

易珉表示,他非常骄傲地看到,由于从事PPP模式的推动,把港铁模式引入到了中国内地。到现在,PPP雨后春笋,各个行业都发展得非常好,这是我们解决公共服务的短板的一个最大的发展。“要想实现中国梦,如果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上不去的话,所有的东西都上不去。一些发达国家的公共服务的领域非常宽,公共服务和准公共服务都可以通过PPP来做,国防的某一部分,监狱的某一部分,都可以通过PPP来做。”

龙元建设集团副董事长、总裁赖朝晖: 民营企业进入PPP领域,要充分利用好全生命周期

龙元建设集团副董事长、总裁 赖朝晖 中国经济周刊视觉中心首席摄影记者 肖翊 摄

赖朝晖介绍说,在2014年的年度总结大会上,龙元建设集团提出来要设立专门的PPP的投资公司。截至目前,该集团已取得5个财政部示范项目,4个省一级示范工程。

“从投资公司设立之初,我们就提出要打造中国领先的全生命周期的投资运营服务平台。”赖朝晖认为,PPP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的融资或者建设运营,它是一个全生命周期。在一个优秀模式下面,社会资本方去参与做这件事,能够真正地把效率提高,是龙元集团的初衷。

“为什么是投资运营服务平台呢?作为一个民企,我们在市场竞争过程中碰到的都是巨无霸。到目前为止,我们每个礼拜都会出一期全国PPP市场的报告,我们投标的项目竞争对手以央企为主,民营企业参与度确实非常低,我们要尽可能的利用整个全生命周期的服务。”赖朝晖说,此外龙元集团还要加强自身企业人才结构的调整。由于其本身是做房建类的民营企业,在人才梯队建设方面有一定局限性。“通过PPP这个项目的实施,我们就需要投融资团队和项目运营管理团队的进入。因此,我们搭建了两个平台:2014年5月份设立的龙元明城平台,这个平台里有博士4位、CFA6位,证券从业资格的21位,4位博士,十几位海归。作为以包工头为主的企业,里面突然出现这么一个平台还是不容易的。”赖朝晖说,另外一个平台叫“眉来眼去”,是和浙江杭州城投集团达成了一个混合所有制的团队。“这个团队的侧重点是做好项目后期的管理和运营服务,它长期服务于政府,懂得政府的各项诉求,同时又能够保证投资人的投资收益和效益。”

北京源通热力有限公司董事长许心敏:民营企业做PPP项目,要有社会责任上的付出才能做得好



猜您喜欢

种子列表
    更多种子搜索: